2008年9月24日星期三

葉英傑《背景音樂



評論新詩是一種很吃力的工作,寫新詩有其不同的流派傳承,文體(風格)又不同,就像古人寫古詩一樣總會被那些詩話說成酷似杜甫還是李白。

然而現在的新詩,已經逐漸變成一種語言遊戲,由難懂晦澀,變成難以解讀,由麤入符號,到完全是符號的反符碼。這些語言實驗的詩,或許讀第一次便有那種陌生化的新鱻感,但經過時間的洗禮,不一定會沉澱成為經典。

有些年輕詩人寫詩很平淡,但讀下去卻覺得枯燥乏味,有些年輕詩人卻用上了一些語句不通的陌生化語言,然讀下去卻覺得只是文字遊戲,沒有詩應有的美感或藝術的形相。所以香港的詩人中,我比較喜歡葉英傑,葉的詩平淡雋永,有趣味,可以從很少的事間用他那獨有的角度觀察世界。喜歡葉英傑的詩就如我喜歡查慎行的詩一樣,喜歡那平淡下那種空靈,那種弦外之音(我想香港年青詩壇還能給我這種感覺的,我只想到鄭政恆)。

當然,喜歡一個人的詩只是一種很私人的感覺,而且也只視乎讀者如何的詮釋。但我相信詩之所以為詩,理應有它自己的美學特質,能給人美感,而葉的詩能拿捏到,做到了這點。

3 則留言:

英傑 說...

多謝你的意見!

kimkim 說...

“有些年輕詩人寫詩很平淡,但讀下去卻覺得枯燥乏味,有些年輕詩人卻用上了一些語句不通的陌生化語言,然讀下去卻覺得只是文字遊戲,沒有詩應有的美感或藝術的形相”這個句子有點問題吧?!

舒爾賽 說...

re kimkim :
有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