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6日星期二

我在書店的日子

書店的最大用處, 可能不是賣書那麼簡單, 而是一個扑友 (bloggers, 以下簡稱扑友 ) 集合點. 雖然我在書店的時間不多, 不過卻十分有幸碰到很多在扑 (blog, 以下簡稱扑) 界聲名如雷貫耳的人, 亦有幸認識到像編輯界張某, 風水界余某, 新春秋一眾扑友, 碩士級界別諸君等. 其中風水界余前輩更提供不少寶貴的建議給我們, 原來他亦是天星的擁護者, 與小弟相同的是, 我們對天星的感情, 是建基於朝見口晚見面, 與余前輩相似, 小弟自小學開始在大會堂借書, 經常看見天星鐘樓, 而小弟因為住處關係, 每日均需由黃埔往返中上環樓梯街上學, 中學仍然要坐小輪再轉小巴到般咸道上學, 聽天星的鐘聲, 比聽張學友的歌還要多, 只要聽到鐘聲的長短, 就可以知道時刻. 對於天星的消逝, 心痛不已. 余前輩更身體力行, 到圖書館找尋天星資料, 力證天星碼頭西翼早於57年的12月15日已開幕, 天星已有50年歷史, 而且在"吹水"過程中, 大揭政府的陰謀, 實在過癮. 希望在往後的日子裡, 可以認識到更多異人.

1 則留言:

微波爐是麵包的敵人 說...

樂讀你這些博文。逛書局時就常尋思盤旋在那些書局老細的腦海裡的究竟是些甚麼念頭, 呢。 在你這些文章的字裡行間裡就可以遠距離的略微管中一窺啦! 請繼續如此那般真實地解剖自己, 日後或可結集成書亦未可知。又, 何不將書單製成目錄, 供網民網上訂購? 不會沒人對你這般提議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