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6日星期二

書店奇談

其一

書店網頁上,塘西散人寫的每月選書簡介,離奇消失了。

其二

明明前兩日還見到本支票簿,但昨晚亥時在風水死角位上找了個多兩個小時都找不著,離奇消失了。

其三

這一陣子,與不同的書店老闆傾談過,甚至連一些書店大集團的高級員工都交談過,每個人都給我的訊息是做書店很難做,但不知為何書店總一雞死一雞鳴,每年都有一班人投入這個近乎蝕錢的行業中去。

其四

全靠知名文化人T小姐,竟然昨晚有人上來買了一大堆我預期無人會買的素葉文學叢書。

其五

很奇怪的是,原來香港寫文章不能有立場,一有立場便有人看你不順眼,就算連是事實觀察都不能,一寫出來便會受到梁安琪式的批評,你要不是X,要不是Y。

4 則留言:

t 說...

素葉文學叢書是長尾理論的典範例子,每年總可賣出一點點。不要一次過取很多書,只要一兩本就好,我們在文學圈的網絡裡作些推介,小書店可以供書,那就剛剛好。

另外上次向你提過,往陳智德處取呼吸詩社出版的叢書或舊期刊,也會有素葉的效果。

進一步的話,若可以幫我call一本雷競璇《窮風流》回來,感激不盡。

舒爾賽 說...

不過有咩方法可以聯絡陳智德先生?

t 說...

陳滅紀念學校:
http://www.cctak.com/

匿名 說...

香港寫文章絕對可以有立場,而且要有立場,不過表達手法高或低而已.事實上香港有腦筋的人看文章是有的,而且不少. 這是寫文的人手藝問題,這類人在港不太多,但有. 愚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