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5日星期四

書店奇談

秋天的陽光照得我頭昏腦脹,想著那在溝渠蓋上盤旋的蜻蜓,要給巴士撞死的時候,我突然全身發麻。

又經過那令人嘔吐的樓梯,看到那攤混濁的嘔吐物,繼續往上走,竟然我們的貼在樓梯的膠紙被人撕了,我想,一定是那班天殺的蒼蠅做的,沒錯,一定是牠們,我一定要將牠們的腳都剪掉,把牠們的翅膀都剪掉,只剩下那對複眼在轉動,我會把那喇叭開大,對著牠們播蒼蠅的春天的故事:像白痴一樣的蒼白/像魔鬼一樣的健康/像避孕一樣的套着

我們樓下有間叫陳刀的時裝設計店舖,聽說是八九十年代出名的設計師,我每次經過,它總是黑黑暗暗的,店舖內與走廊都從未見過它有亮燈。昨晚差不多半夜的時候,我下樓去收易拉架,上來的時候,看到它店舖內竟然有亮燈,橙橙黃黃的,從百葉簾內射出來,我把我的臉都貼在門上,想窺看一下裏面,但總看不到半點,光線強得很模糊,我像薩滿般出神,看到那金黃的光,我像看到了耶穌的聖光,像看到天堂的光,像阿伯拉罕見到上主從雲裏照出來的光,我感動得跪在地上祈禱,口中不停唸著唵嘛呢叭咩吽ॐ मणि पद्मे हूँ唵嘛呢叭咩吽唵嘛呢叭咩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咩吽ॐ मणि पद्मे हूँ。

2 則留言:

t 說...

正文加油。
舒爾賽及各位也加油。

舒爾賽 說...

t小姐/先生:
多謝
ps, 你係邊位?